欢迎光临洋浦经济开发区
首页 >  洋浦旅游  > 文化旅游
千年古渡头——洋浦咸塘港
2018-07-24 11:07 来源: 作者:波心 发文机关: 【字体:   打印

早上,寒风扑面,逼人的寒气冷个彻骨,整个天空阴沉着脸,太阳也懒得出来。我站在古渡头上,静静地眺望着远处的海面上自由往来的船只,一只飞鸥掠过眼中,随即消失在海的那边,只有脚下的岩石,被浪花拥抱轻唱,古渡头一片沉寂,唯有远处传来的机声和那悠悠的海水才让人惊觉这里是一个千年的古渡头。

 

古渡头上的几棵酸梅树,依然郁郁葱葱,在海水的相映下,更显得岁月的车轮在飞转,它仍不失昔日的秀姿和挺拔。特别是在酸梅树下的巨石丛中,错落别致,有单个独立,也有相重叠,形状各异,显得更加扎眼,看着这些光滑的巨石,就知道它们经受千年风雨的洗礼,也浓缩着岁月的沦桑和历史的几分厚重。

 

以前用不规则的石块铺成的古渡头,代之是水泥铺盖,在四周耸立的楼宇衬托下极不协调,在视觉上,给人一种生硬和被侵蚀,好之那片红树林还能给人一种慰藉。在古渡头里,最显眼的是刚耸立的一块孤零零的石头上,刻着“咸塘”两字,好象是让人记住这里曾经是座千年古渡头,强调历史的悠久,并没有赋予于它的历史价值,其实没有更大的意义,只能是一个标志而已。

 

咸塘港本是一个千年的古渡口,它是经由去白马井、新英、新州的转运码头,虽然是湾内的浅水码头,但每凡有台风,附近的船只都进入港湾内躲风浪。

以前咸塘古码头热闹非凡,人来人往,有渡客,有贾商,码头上从早在晚,叫渡声不断。有的渡客在候船中,为打发时间,便坐在酸梅树底下的青石板上头杀一盘棋,招来观客的呐喊声和欢笑声,有时下棋者笑而不语,任由观客各自争吵到脸红耳赤,此时,船主喊一声“上船啰”,下棋者和观客就马上直奔船上,顾不上胜负和争高见,这也是古码头常见的一种有趣的景象。

 

那时候的船票大人是二毛钱,小孩是五分钱。我读初中在新州,要是回家,必须到新英坐船回咸塘,那时已涨到五毛钱了。

 

坐在船上,特别是看到大嘴头上的灯塔,就知道船已快进入了咸塘码头,家也快到了,大家就高兴在船上欢呼起来,如果碰到退潮,船没法进入码头,只能停靠在大嘴头上,我们也高高兴兴往前走,到咸塘就是到家。由于从小不在家,父亲调到哪里,我们家就搬到哪里,家乡对我既熟悉又陌生,所以家乡的观念从小落在心头很强很强的。


“小哥,你在这里干嘛?等人吗?”

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打断我的回忆,我转过头,原来是邻村一个人,年龄和我差不多,他能叫出我的小名,而我却记不起他的名。

“没等人,闲着没事看看。”我笑着对他说。

“大清早,冷呢,有什么好看的。”他一脸好奇和莫名其妙着我。

“看看海,看看船,看看古渡头。”我笑着给他递上一根香烟。

“海不变的,”他满脸惆怅地说,“自从洋浦大桥开通,这里码头也没有什么作用了,人也不需要来这里坐船了,船也少了,也没往日的热闹。”语气虽多了一份无奈,但眼里深处却是那么失落。

我只笑着,心也和他一样,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

 

也许是我的沉默,不哼声,他握着我的手说:“我得去做事了,你慢看。”

“去吧。”我对他说,又向他挥手。

 

望着他的背影,一种滋味在心头也说不清。

只有那被风掀起的浪花,飞溅在古渡头上,好像在诉说着千年的故事.......

唯有光滑的巨石,默默在酸梅树下,见证古渡头的风云历史一一繁华与没落。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 洋浦经济开发区   中文域名: 洋浦经济开发区.政务

主办:洋浦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    琼ICP备10200767号    技术支持:开普云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20    琼公网安备 46910002460005号

欢迎光临洋浦经济开发区

手机版 | 电脑版

版权所有@洋浦经济开发区
    中文域名:洋浦经济开发区.政务
主办:洋浦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
     琼ICP备1020076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20
     琼公网安备 46910002460005号
运行维护:洋浦经济开发区政府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开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