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洋浦经济开发区
首页 >  洋浦旅游  > 历史人文
千年古盐田,三岁半小谭帅和爷爷学古法制盐
2018-12-29 21:21 来源: 发文机关: 【字体:   打印


海风吹着海湾上的千年盐槽

白浪拍打着盐滩

没有树林遮太阳

只是一片海蓝蓝

坐在盐槽的的小工棚里

远远瞅着盐池

一遍遍回想千年前祖父制盐的故事

也是在黄昏的的盐滩上

留下一串串脚印……

——走千年古盐田

“雨后纳潮尾,长晴纳潮头,

秋天纳夜潮,夏天纳日潮。

古老的制盐谚语在洋浦湾畔的千年古盐田传唱


在千年古盐田

盐田人凿火山为盐槽

开创“日晒制盐法”

这里密密麻麻分布着形态各异

大小不一的盐槽

1200多年过去了

淳朴的盐工

传承着祖先流传下来的古老日晒制盐技艺



千年古盐田制盐技艺——做过滤池、晒沙,收沙、填沙



来自盐田村的三岁半小谭帅

在谭爷爷的指导下

拿着多齿耙仔细整理盐泥

跟着爷爷的节奏在盐地里

横耙竖耙斜耙几遍


谭爷爷说,这样可以让盐泥更加松软,可以吸纳更多的海水,

松盐泥,这是流传千年的日晒海盐的一道工序。

“爷爷,这齿耙好神奇呀。”

小谭帅拿起那把对大人来说

并不沉重的齿耙一遍一遍地练习着

在盐地上弄了一会

小谭帅气喘嘘嘘地说:

“爷爷,我想休息一会,一会再学”。

70多岁的谭爷爷

10多岁开始就和父母学习制盐

50多年过去了

很多东西都在发生变化

唯一不变的是

谭爷爷一家继承了祖辈流传下来的古老制盐技艺


谭爷爷有5个儿子和2个女儿,今天他的儿子也来盐地松盐泥土。谭爷爷说,今天做一个过滤池,在过滤池里先铺上一层干茅草,当做过滤网,一边填盐泥,一边用脚把盐泥沙踩实踩平,把盐泥填到盐泥池里。

(在做好的土坑过滤池中 铺上一层干茅草)

填盐泥的时候一定要把土给踩实

才能浇上海水


小谭帅的父亲说,下班了,带儿子来盐地学习制盐,让他体会制盐的乐趣。

时间在流逝,岁月在诉说,以一种虔诚的态度,和谭爷爷一家学习古老的制盐技艺。



谭爷爷说,制盐最主要的是要有浓度很高的盐泥,盐泥一开始是普通的沙子,海潮退去后,盐泥就含有盐分,在盐地里用木耙把盐泥沙翻开来暴晒,然后用齿耙松盐泥沙,等盐泥沙干透后,中午的时候将沙子放到过滤池中,在盐泥池倒入储存好的海水进行过滤。其中,晒沙和收沙,是制盐必不可少的环节。


(蓄水池:平时盐工会从这里挑水到过滤池中)

千年古盐田制盐技艺——过滤盐海水、用“黄鱼茨”测卤水浓度

过滤盐海水前,谭爷爷会掐一小截生长在盐池边上的“黄鱼茨”茎杆投到卤水中,如果“黄鱼茨”茎杆浮在水面上就说明盐卤水盐分浓度高,如果“黄鱼茨”茎杆沉下去了,说明盐度不够浓厚,不符合晒盐的要求。如果浓度够了,可以用小木桶装盐卤水拿来晒盐,将盐卤水浇在盐槽中。从早上暴晒到傍晚,等盐卤水蒸发掉,就可以看到白花花的盐了。

(黄鱼茨就长在仙人掌之中)

千年古盐田制盐技艺——收盐

小谭帅说,爷爷晒好的盐真得好咸呀!

傍晚的时候,晒了一天的卤水结晶成盐了,小谭帅的家人也来帮爷爷收盐了,他们用半弯的铁片把盐槽上白花的盐巴都刮起来,用自家做的小竹篓把盐槽上的盐巴收集起来倒入大竹筐,放到在干燥阴凉的地方保存。


谭爷爷说,晒好的盐,可以拿来炒菜,家里的老盐用处很多,如果肚子不舒服,或者是耳朵流脓、感冒咳嗽、脚痒,都可以用点老盐泡水喝或者用来泡脚。

《本草纲目》里记载:“大盐解毒,凉血润燥,定痛止痒。”据说大文豪苏东坡贬谪到儋州的时候,也来过千年古盐田。盐工从盐田里回来看到苏东坡在海边饮酒作诗,细心的盐工发现苏东坡木屐里那溃烂的双脚,盐工立马放下盐筐,回家找到了“狗仔花”,再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老盐,给苏东坡捧来一盆盐水泡脚,这偏方立即见效。后来,苏东坡将此法交给百姓,让更多的人种“狗仔花”,治愈脚疾。


千年古盐田的历史

据史料记载,中国的制盐业源远流长,它起源于4000多年前夏朝的“煮海为盐”,经过历代制盐人的努力,制盐技艺不断推陈出新。唐朝末年,一群福建莆田的盐工举家来到海南,在那个战火风飞的年代,盐工为了躲避战乱,来到蛮荒之地的海南,在岛上南行数月后,他们在洋浦半岛停船靠岸,在这里开始了新生活。他们凿石为槽,盛放海水,在阳光下暴晒成盐,开创“日晒制盐”的先河。


(来古盐田写生的游客)

目前,750余亩的古盐田里,有着7300多个形态各异的盐槽,这些盐槽产出的盐不知滋养过多少盐田人。

盐工的祖先在这里开始劈石凿槽,盐工们在一块块石槽上浇上海水,在蹉跎的岁月中收起了一筐一筐洁白、味道纯正的石盐。对此,清朝乾隆皇帝曾赐书“正德”。解放前,盐田村一直叫“正德村”。

做好过滤池后,谭工又开始忙碌了。谭爷爷说,明天就要晒盐了,先把盐槽给清洗干净,这样晒出来的盐也干净。

“唰唰唰……”偌大的盐田里回响着盐工们收盐和清洗盐槽时如海浪般的声音。昼与夜、白与黑,像谭爷爷一样的盐工,他们用汗水浇灌这一片盐田。太阳落山的时候,许多盐工依旧弓着身子,拿着盐耙,认真劳作,守望着千年古盐田。盐工们用自己的行动,将祖先千年前传下来的千年日晒制盐技艺传承下去。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 洋浦经济开发区   中文域名: 洋浦经济开发区.政务

主办:洋浦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    琼ICP备10200767号    技术支持:开普云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20    琼公网安备 46910002460005号

欢迎光临洋浦经济开发区

手机版 | 电脑版

版权所有@洋浦经济开发区
    中文域名:洋浦经济开发区.政务
主办:洋浦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
     琼ICP备1020076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20
     琼公网安备 46910002460005号
运行维护:洋浦经济开发区政府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开普云